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手机那边已经没有了声音,她挂电话了,他的心瞬间像被万箭穿刺,痛彻心扉,从最快的速度向着外面奔去。

    夜轻语,你这个欠抽的笨蛋,你怎么可以做这种事情来惩罚我,你怎么可以那么任性?

    如果你出了什么事,我还能独自苟活在这个世界上吗?

    山上,崎岖的小道上,刺目惊心的鲜血,零星地点缀了孤独寂寞的道路。

    骑着机车飞奔上山的夜轩野,远远就听到了姚爱琴的凄厉的哭喊声,他的心脏猛地就像被铁锤狠狠地撞击了一般。

    好痛,痛得几乎没有办法呼吸。

    “轻语,你醒醒,你不要吓我,你起来,你给我起来啊……呜呜……轻语……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叫他来的,你不跟他比赛,你就不会出事……轻语……你醒醒……你不要死……你不要死……”

    听着那一声声悲戚的哭喊声,夜轩野脚步踉跄地从车上下来,也不管倒在地上的机车,飞奔着扑过去。

    夜轻语身上血迹斑斑,紧闭着眼睛,脸色苍白,一点血都没有,就像破碎的布娃娃,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你怎么现在才来,你害她连你最后一面都见不到,你知不知道,她到了最后一刻,都只是想着你,你怎么能……”见到他来了,悲痛欲绝的姚爱琴,是豁出去了,忘记了眼前这个是自己连多看一眼都会发噩梦的男人,她扬起拳头,捶打着他的背,发出咚咚咚的声音。

    “她……”听到姚爱琴这话,夜轩野顿时如遭雷击,眼前不断发黑,喉咙里一股腥甜的血味涌上来。

    “你明知道她一直爱着你,她只想永远跟你在一起,你却要她出国,要她离开,难道你不知道,你是她的命吗?你让她离开了自己的命,还怎么活下去?”姚爱琴愤恨地说。

    看着眼前那一动不动地倒在血泊里的女孩,夜轩野双腿一软,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你难过,你伤心了吗?”姚爱琴流着泪看着他,“你为什么不跟她在一起?你为什么要逼死她?”

    “轻语……”耳朵里完全听不见姚爱琴的声音,他的眼里只有眼前的女孩,他伸出颤抖的手,指尖轻碰她的脸,那一双阴鸷狠厉的鹰眸,此刻覆上了一层晦暗,仿佛所有的色彩都被夺走,黯然无色。

    “如果轻语还活着,你还会继续做懦夫?”姚爱琴伤心地大声责问,“你会敞开心扉地爱她,跟她在一起吗?”

    颤抖的长指,因为常年的习武和握枪,粗粝而有力,充满了强悍得让人心颤的力量,他轻轻摩挲着她的脸颊,不敢用力,仿佛怕弄疼了娇嫩的她,喉咙哽塞着,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轻语的轩哥哥,你倒是说话啊,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你会跟她在一起吗?”姚爱琴焦急地追问着。

    男人摩挲着女孩吹弹可破,娇嫩得像剥壳鸡蛋似的脸颊,冷魅的黑眸,蓦地闪过一抹狠厉之色。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