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她是他的,他不许她把心分给别人。

    车子很快便在他的眼前绝尘而去,夜轩野抄手插袋,寻思着夜轻语刚才说的话。

    他知道怎么做才可以让她对自己死心,乖乖地接受安排出国的事儿了。

    但是他知道,他真的走这一步险棋,她一定会很恨他,但是他没得选择,他是收养回来的,他的命令,他只能接受,反抗,意味着背叛,他不怕死,怕得是失去她。

    在姚爱琴的世界里,男人来去如过海之鲫,但是每一次,她总是毫无保留地付出了百分百的真心,即使那颗心已经千创百孔,她依然热衷。

    看到她那么伤心,夜轻语想到自己,忍不住苦笑,她跟她何尝不是得个苦字呢。

    “轻语,我再也不会相信爱情,再也不相信有真爱了。”姚爱琴哭得稀里哗啦的,在她的面前拍着心口发誓。

    夜轻语看着她,摇头:“要爱情,得了吧,你每次失恋,哪次不是这样发誓的?”

    她是那种典型的好了伤疤忘了痛的女人。

    “我说真的,你陪我去喝酒吧……”现在只有酒才可以麻痹她的知觉。

    夜轻语正想答应她,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我先接个电话。”她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雪打来的,她顺手接通,“雪,有事吗?”

    “男人没一个好东西,不是骗财就是骗色,我再也不会相信男人了,再也不会了……”姚爱琴又在用头撞墙了,幸好那是夹板,否则她脑袋不磕坏才怪呢。

    “要爱情,很抱歉,我今天不能陪你了。”接了电话的夜轻语,脸色变得有点难看。

    “什么,你不能陪我?”姚爱琴看着她,脸上露出绝望的神情,“连你都嫌弃我,不要我了吗?”

    “等我解决了我的事情,我就帮你解决掉机车男,这样可以了吧。”夜轻语眸光闪烁着,神情有点紧绷,应该是出事儿了。

    “好,你帮我解决他,敢劈腿,我就要他一条腿。”姚爱琴脸上露出让人惊悚的阴狠,他伤她的心,她就要伤他的身。

    “敢欺负我的好朋友,我不会让他得瑟的,我先回去了,你也别太伤心了,照顾好自己。”夜轻语安慰了她几句,便匆匆离去,紧绷的俏脸上露出一抹愤怒,他居然敢这样做,要玩是吧,那就大家一起玩。

    夜轻语拿出手机,拨通了一组电话,脸色阴沉地说:“是我,现在马上到我家去,在门口等我。”

    风看见她从屋子里出来,立即打开车门,让她进去,见她的神情有点异样,关心地问:“小姐,怎么了?”

    夜轻语唇角微勾,冷笑说:“好戏就要开场了,看仔细了。”

    风微皱眉,似乎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夜家,豪华不失高雅,富丽堂皇而不失庄重的大厅,正隐约传来女子嬉闹调笑的声音。

    夜家的美女管家吴多茹让下人端了茶果点心进去,看着在大厅沙发上正亲密地依偎在男人怀里的女人,眉头紧皱。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