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虽然老爸很不情愿,但还是把姜媛一家和胡晓晓一家约了一起吃年夜饭。

    今年不同去年,去年跟公司员工一起在龙牙村吃了年夜饭,场面极为热闹,不过今年情况下有些特殊,三家一起过年怎么都感觉有些别扭。

    姜宏图黑着脸,姜媛母亲也是一言不发。反观胡连海和胡母,倒是跟自己人一样,有说有笑,没把自己当外人。

    老爸跟两家家长坐一起,胡晓晓和姜媛两个抱着孩子分别坐在我两边。

    很不巧的是胡连海胡母两个坐老爸左边,姜宏图和姜媛母亲坐在老爸右边,一家人大眼瞪小眼。

    气氛有些尴尬,老爸也有些为难。

    “我说亲家,你们干嘛都这个表情?好不容易一起过个年,不要闹那么僵嘛。”

    老爸一开口,两家人这才松了口气。老爸的态度很明白,两家没有主次之分,都是一家人。

    姜宏图脸色好了很多,姜媛母亲也露出一副得胜的表情。

    胡连海苦笑,胡母也无奈地叹了口气。

    “唉,都是为了孩子,现在的情况都是你们当初搞出来的,不能全怪福德一个人,再说他们现在相处不是很好吗?”

    姜媛母亲开了口,姜宏图也觉得有些自责,要不是自己当初权力欲望太强,也不至于到现在自己女儿都生了张家长子还没有个名分,说出去确实丢人。

    胡连海也知道在座的三家只有他们势弱,有台阶下自然面子上也能过得去。

    “两个孩子都是成年人了,她们自己决定的事情我们做家长的也只能支持,福德这小子也算不错,没有厚此薄彼,也算是给咱们一个交代了。”

    气氛一瞬间缓和下来,姜媛母亲和胡母两人同时起身,跑到厨房里鼓捣吃的去了。

    三个大老爷们儿聊开了,不过目光都有意无意扫过我的身上,让我有种锋芒在背的错觉。

    “福德,你爸也跟我说了,任期满了他不准备干了,我也想好了,跟他一起退了,人要知足,爬的再高也就那回事。”

    姜宏图眼中有洒脱,也有无奈,他知道如果自己能上一把手,我爸肯定位置更高了,再争下去也没有任何意义,都是一家人,何必要计较那么多?

    胡连海也在一边说道:“福德这小子赚钱方面还是有些能耐,以后咱们老了走不动了,还指望他养着,以后还得给我们送终,大家和气一点,没什么说不清楚的事情。”

    老爸点了点头,“你们能想通是最好,生活不就是为了孩子着想?现在晓晓和姜媛两个都生了孩子,你们也都是做外公外婆的人了,凡事能商量就商量,不能商量到我这里,我给你们好好说道。”

    厨房里姜媛母亲和胡母两个也在窃窃私语,想着怎么给自己女儿支招,再生个女儿,到时候一家一个外孙,一个外孙女,不要太美。

    我松了口气,本以为是三司会审的局面,没想到他们长辈早就有了自己的想法,看开了自然也不会有矛盾。

    这种情况我很乐意看到,忍不住翘起了二郎腿,嘴里还哼起了小曲。

    胡晓晓和姜媛两个一左一右,齐齐伸手在我腰间掐了一把,疼得我龇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