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啊~~五环~~你比四环~~多一环~~”

    魔性的铃音回响,成功叫醒最近执行猝死作息的年歌。

    她艰难地掀开眼皮,接听电话:“梦梦我醒了,这就滚来学校……”

    提供叫醒服务的陈梦诗听年歌声音迷迷糊糊,直接发大招:“年年别再睡了,今早英语考试,你的四级到现在还没过呢,这学期英语再挂你就等着延毕吧。”

    室友一席话,胜过十闹钟。

    年歌霎时就清醒,一个挺身下床洗漱,这导致她忽视了纪星言发来的信息。

    待抵达考场,系里著名“斗战胜佛”监考,年歌为避免在大四犯原则性错误,便忍痛将手机上缴,纪星言的微信便真正的石沉大海。

    “学姐!”

    所以,当大男生笑容明朗出现在年歌眼前时,她一时半会竟有些回不过神。

    尤其四周原本嘈杂,学霸对着答案,学渣互相哀叹,纪星言逆流而来,笑意温暖得像个小太阳。

    年歌呆立半晌才走到他跟前:“言言,你也在这边考试吗?!”

    纪星言见女孩难得露出呆萌的模样,又笑弯了眼:“学姐,你果然是个有志气的学渣,考试期间居然不查看微信吗?”

    年歌这才后知后觉摸出手机,学弟在早上七点就给自己发了微信:

    【A大校草:学姐起床了吗,昨晚宿醉没办法回信息ORZ】

    【A大校草:我发的那几篇论文怎么样,都用上了吗?】

    【A大校草:学姐你醒了联系我,今天早课结束后我就全天有空可约:)】

    她笑了笑,靠近纪星言悄悄打趣说:“诶你知道学姐现在也算半个公众人物了,作弊多不好,压根没碰手机,临时抱佛脚呢!”

    纪星言半开玩笑道:“行吧,那学姐一再忽视我,是不是该请我吃个饭什么的?”

    却没想到年歌耿直应承:“当然要了!论文加上微信的事,我决定请你吃两顿!”

    言毕,她还立刻回头拉过室友道:“梦梦,你介意学弟跟我们一起吗?”

    一潭死水的中文系忽然出现个俊朗年轻的学弟,陈梦诗早就如路人一样,对这郎才女貌的两人频频侧目。

    她了然微笑:“当然介意,当电灯泡是要糟报应的,所以年年,我们下次再约吧!”

    目送室友背影离开,年歌尴尬的看向学弟:“哎,室友就爱损我,言言你别介意哈。”

    被误会得相当开心的纪星言说:“不介意不介意,这位学姐也挺有意思的,改天我也要请她吃饭!”

    年歌没想太多,只是和学弟一拍即合,前往了烤鱼店。

    吃饭的时候,学弟堪称热情,两人几乎无话不谈。

    年歌为了感谢论文救命之恩特意和他干了瓶啤酒,甚至还答应下午和学弟一起去网咖开黑。

    路上,她还笑眯眯说:“学弟,大恩不言谢,以后开黑聚餐在所不辞!”

    纪星言受宠若惊:“不不不,那是昨晚鸽你的补偿,学姐愿意带我去网咖开黑就已经算是翻倍福利了!”

    年歌直白道:“这没什么,学姐能死而复生,可以说全是你的功劳,网吧带你要更简单些嘛。”

    女孩坦坦荡荡说出自己带他的原因,没有丝毫的藏掩,而纪星言看向她的目光却愈发柔软。

    毕竟,从认识年歌的那一刻起,他就被她这特质而吸引,他喜欢不矫揉造作的她。

    纪星言就这样怀着满池春水和学姐到了网咖包间,登录账号,年歌登录直播间调试设备,一切都极度完美。

    直到——

    YY语音频道传来陌生又熟悉的男低音:“喂?纪星言,你上线了?”

    私人语音频道冷不丁混进别人的声音是件非常可怕的事,纪星言和年歌都愣怔一瞬。

    最后还是年歌最先反应过来:“是……叔叔吗?”

    纪星言:Excuse me???

    纪承沣没想到女孩下午也在线,毕竟主播大多数都选择晚上直播。

    他沉默一瞬,说:“嗯,是我,我在等言言上线带我玩游戏。”

    年歌:“哦,难怪言言今天让我来网吧带他,原来叔叔也来啊……”

    纪星言:我什么时候答应过要带纪承沣玩游戏了???

    “那什么,学姐,哥……爸、爸爸等一下,我忽然肚子痛要上厕所!”纪星言可谓是手忙脚乱躲去卫生间的。

    此时,年歌已经连通直播间,弹幕立刻开始热闹:

    ——哈哈哈哈我的妈,学弟不愧是年哥一手带出来的,连落跑的理由都一毛一样

    ——我看见学弟的衣袖了!学弟和年哥开始约会了!叔叔很可能也已经知道,年哥得到了家长的认可!

    ——都让让!前边语文课代表来了!

    ——所以今天是修罗场表演233333333

    一分钟后,纪星言拨通了哥哥的电话:“纪承沣你都多大了,占了弟媳妇便宜不说,现在还想冒充老纪来强迫我带你玩游戏?!”

    纪承沣声音淡淡的:“昨晚你去浪通宵的事就算了,但如果不是猜到你那是你喜欢的女孩,我用得着费尽心思装老年人?纪星言,长兄如父,你喝醉酒答应带我玩游戏,现在准备赖账?”

    纪星言:……卧槽昨晚纪承沣还真打了电话。

    当然,他并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答应过带纪承沣开黑,但身在江湖总是身不由己——

    “好吧,那你注意别露馅了,既然当了爸爸就必须给我做到底!”纪星言很怂很没用的妥协了。

    而等待他俩的年歌,正苦笑不得澄清:“都消停点儿,年哥单身着呢,大家还有机会,请继续关注不要移情别恋其他女主播!”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