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女孩目光切切盯着自己笑,纪承沣浑身都不自在,甚至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扫上了?”他收回手机,装作忙碌的样子道,“我有事先走,钱你随便什么时候转。”

    言毕,纪承沣快速离开,没有一丝逗留,仿佛身后是什么洪水猛兽。

    他因此错过了年歌眼里浮出的哂意。

    她想,都随随便便开“附近功能”撩骚了,还给我在这儿装什么假清高啊?

    看我不撕烂你的假面具!

    年歌心情愉悦地和收银员小姐姐道了谢,踩着高跟哒哒小跑几步,不多时,她和男人的距离便被拉近许多。

    保持着适当的距离,她摸出另一支手机进入小号微信,将这两个名为“F”的微信号进行了比对。

    再三确定这是就是同一个人,两人陆续踏入了校门。

    年歌勾起嘴角,拿小号给纪承沣发去了微信:

    【月野兔:F君早安呀,我昨晚睡觉梦见你了呢!】

    当男人垂目看手机时,她暗戳戳往对方身边追去。

    于是——

    当纪承沣看见微信里,莫名其妙多出了个叫“月野兔”的人,费劲解读其微信内容时,肩膀忽然被谁轻轻一拍。

    “纪老师,”女孩逆光微笑,抱怨似的对他说,“你走得好快啊!对了,你要先通过好友申请我才能还你钱哦!”

    话毕,她还凑上来要看微信界面。

    纪承沣几乎是条件反射般将手机倾斜,旋即他面不改色的撒谎:“我正在处理一些事情,等会通过,你先去上课吧。”

    男人放慢了脚步,年歌不得不先行离开:“哦,那老师别忘记了!”

    她表面嘻嘻嘻,内心呵呵呵地和老师拉开距离,正欲继续用小号试探,没想到对方先回了信息。

    【F:请问您是?】

    年歌拿余光瞥纪承沣一眼,不禁轻笑出声。

    老师啊,你的名字叫禽兽,口上说着在处理事情,实际呢?还不是在回复其他女人的微信!

    她眼珠咕噜一转,指尖啪嗒啪嗒打字:

    【月野兔:哭唧唧,我是同小区的兔兔啊!昨晚还叫人家小甜甜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今天就装作不认识啦?】

    发送成功之后,年歌忍不住悄悄回头,打量男人的反应。

    却见纪承沣蹙了蹙眉,表情严肃,似乎真在处理什么正事一般。

    片刻,他回复了:

    【F:月女士,我想这是个误会。加你的人,和你畅所欲言的人,恐怕是我弟弟。】

    【F:抱歉打扰你,但我从不和陌生人聊微信。】

    啧啧,借口还挺多。

    年歌心想,您从不和陌生人聊微信,只是想看看附近都有哪些有缘人哦!

    她就不信男人能装到底,又回:

    【月野兔:一回生二回熟,我们现在也不算是陌生人了吧?】

    再度发送成功之后,年歌好整以暇等待着对方回复。

    只需这一个问题的回答,那纪承沣这个人是神是鬼便能一览无余。

    然而——

    她没料到,男人那边却像是石沉大海,突然没了动静。

    年歌再回头找寻纪承沣的身影,对方似乎也已经改变方向,消失不见了。

    她不禁赞叹,果然老男人的段数更高,不回复不删除就晾着你,让你百爪挠心只好等着。

    老师的伪装摘除失败,年歌的精神头渐渐降低,抵达考场的时候身体满是疲乏。

    而这时,陈梦诗又给她带来个噩耗。

    “年年,我给你勾的重点,你看了吧?”她说,“今天的考试必须按学号坐,我可能帮不了你了。”

    !!!

    年歌哀嚎:“啊?那我怎么办?你第一排,我最后一排,怕是要各八倍镜才能瞄到答案……”

    陈梦诗认真的问:“八倍镜是什么,你们新研发的作、作弊工具?”

    年歌:“唔……梦梦当我没说,考完你帮我讲讲重点,我还是直接准备重修吧。”

    “别啊!”陈梦诗严肃的道,“年年你别太消极,咱们汉语言文学你就算不会做,也可以写写自己的见解,老师会酌情给分的!”

    年歌:“哦,好的吧,我尽力而为。”

    她这副咸鱼的样子,简直令陈梦诗痛心疾首,让三好学生忍不住又说:“年年还有一件事你别忘了。”

    年歌:“嗯哼?”

    陈梦诗:“纪老师的论文记得交,这周末就是deadline了。”

    年歌绝望地看着她,有气无力地道:“喔……那梦梦把题目告诉我一下吧。”

    ……

    陈梦诗就知道室友是这样,一脸无奈道:“《飞行器环境与生命保障工程》,你围绕这个写就行了。”

    ???

    啥玩意儿?!飞行器是个什么东西。

    见年歌满脸迷茫,陈梦诗解释:“学校选课系统太卡了,我选的时候就剩这个了。”

    年歌整整沉默了半分钟,然后猛地握住了陈梦诗的手:“我的好梦梦,你能不能——”

    “不行!”年歌话还没讲完,陈梦诗就义正言辞拒绝了她,“年年这个真不能,一方面这论文专业性太强我很难调出圈子写出第二篇,另一方面纪老师真的很严格。”

    像怕年歌继续逼迫,她又加了一句:“我真的没办法,你就算实在不想写,就找理工科的朋友帮忙也行?但是很可能被纪老师看出来,他这个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