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最苦的十五天过去了,杜选没再感觉这挑砖的事有多难有多苦,这是他以前连想都不敢想的事,结果他遇到江小龙了,然后江小龙的一句话,他突破了自己。在这十五天里,罗月烟让他挑了六天一担十五块砖,让他感觉轻松不少,但他拍着胸脯说了,少干的活,这个月里一定补齐。

    罗月烟没忘记杜选第一天挑完砖,累得腰弯成一个圆球的样子,他并不认为杜选能坚持干下来,结果杜选干下来了,一干就是十五天,他顶过来了,现在他再挑十八块砖,也没多大的困难了,这应该说是一种胜利,一种战胜自己的胜利。

    江小龙拍了拍杜选的肩膀说:“这挑砖的工作,可能并不适合你,你回去吧,记住你是怎样挑砖的,你会受益终生,我相信将来那个童依再看到你,也会对你敬重有加的。”

    杜选却说他说过了,小龙哥去哪里,他就跟去哪里,小龙哥让他去哪里,他就去哪里,这挑砖的活,他杜选干定了。

    江小龙没再说话,拍了拍杜选的肩膀,干活去了。

    晚上离开公园回家的时候,张锦华有气没力的蹬着单车,路边的树阴里,忽然跳出了三个人来,他避让已经来不及了,单车撞到了一个壮汉的身上。

    “哪个混蛋敢撞我?给我打!”张锦华听到壮汉在说话,听出是杜选的声音,心里大惊,刚想开口时,已经有两人把他按倒在地,挥拳就打,但奇怪的是这两人哪里也不打,拳头专向他的小屁上挥动,砰砰作响的打屁“”股的声音,听着都刺耳,那疼痛,更是让张锦华哇哇大叫。

    路上是有很多人在走动,但个个都不愿意多事,就好像没看到张锦华被打屁“”股一样。

    “差不多了,拉他起来,我倒要问问这人渣,以后还敢不敢踩着单车来撞我!”杜选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这时候张锦华看清了,动手打他的两个人,他全都认识,一个是张果然,另一个是祁青。

    哪里敢等杜选开口?张锦华连连说自己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不敢就好,张果然和祁青,你们把他带上,跟着我一起去警局。”杜选又说:“大家都要得个说法是不是?要说法,那只能去警局了。”

    张锦华大惊,连说不去了不去了。

    “知道不去就好。”杜选在张锦华的脸上拧了一把,痛得张锦华又是哇哇的叫喊,杜选抬手,想打张锦华,手在半空又停下了,嘴里冷哼说道:“怎么屌东西,我都能轻松搞定你,你倒好,竟然敢去招惹小龙哥,别以为小龙哥怕你,他是大人有大量,不和你这毛猴子一般见识,懂不懂?”

    张锦华连忙又唯唯诺诺的说是是是。

    看着杜选和张果然、祁青终于走了,张锦华扶起单车,一腐一拐的回家。

    原以为所有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没存想第二天中午吃饭的时候,他张锦华正端着饭向前走,树后的杜选忽然走了出来,他躲闪不及,一脚勾到杜选的一只脚上,人向前摔倒了下去,手里的饭碗滚出一丈多远,碗里的米饭,洒了一地。

    “对不起对不起,一时没看到你忽然走过来。”杜选放下手里的饭碗,过来扶张锦华,一副要把张锦华从地上拉起来的样子,旁边的人看上去,无非是杜选一付好心肠。只有张锦华知道,杜选抓着他手臂的一双手,如同一双铁钳,正死死的掐着他的胳膊,往地上狠狠的摁去,一副要摁死他的样子。

    许久之后,杜选终于把张锦华从地上扶起来了,张锦华抬头时,发现周围的人没有一个同情他,就好像他已经透明了一样,是不是摔倒,和他们无关。

    杜选把自己的饭碗拿了过来,说要让给张锦华吃。

    张锦华哪里有胆子抢杜选的饭吃,连连摇手,不敢去接。

    “说来也是,你一天到晚也没干一分钟的正经活,就像汉奸一样似的到处晃悠,哪里会看上我这碗馊饭?”杜选说着,转脸对众工友大声的说是不是这个理。

    若换在以前,大家一定没人敢出声,毕竟谁都怕张锦华不是,但现在不一样了,站在张锦华对面的是杜选,大家于是个个点头称是。这时候,杜选的声音更大了,说我们大家都在拼命一样的干活,一个月也拿不到几个钱,这狗“”娘养的张锦华,一天到晚也没干两分钟的活,拿的钱却比我们多出好几百,大家伙说这样的事公平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