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开着车和江小龙离开那小农庄时,太阳已经升到了中天,好在现在已经是秋天了,中午的太阳,并不算很大,车子里,连空调都不用开。

    回到城里,两人找了一家光亮柔和的餐馆,一起吃了午饭,卿卿我我一阵,又去了赵桂香的家,直到快吃晚饭时才自己离开。

    “都快到吃饭时间了,怎么也不留小龙吃饭,你真是的。”桂香妈妈有些不满的埋怨返回客厅里来的女儿说。

    “没有办法,我已经劫持人家一整天了,人家要逃离,我挡不住。”赵桂香说着,慵懒的在沙发上坐下。

    “看你,明明心里很高兴,却说着不着边的话。”母亲拉着赵桂香的手,说话时脸上一脸的开心,嘴里还轻声的埋怨女儿说你们两个就不能克制一点么,弄出那么大的声音,我在自己的房间里都能听得一清二楚,幸亏今天你爸你哥都不在家,不然看你如何收拾。

    赵桂香的脸上羞红,不知道怎样回答母亲才好,她不想和母亲讨论这个问题,于是嘴里说:“到孙家去的事情,我能保证江小龙一定会尽力的,他这种人的脾气我知道,所以我也没有必要和他多说什么,不过做孙正国干儿子的事,他不会改变想法的,我先和你说了,你和我爸要有准备。”

    “他现在是你的男人了,你都说不动?”桂香妈妈很是意外,有些不相信女儿的话。

    “他那个人,像个霸王,现在我是越来越感觉到了。”赵桂香说了这话时,桂香妈妈又担心了起来,说女儿你不会是选错人了吧?他只是一个穷小子而已,这么难以控制,将来你若嫁给他了,会不会被压得抬不起头来?要不……

    不等母亲把话说完,赵桂香就挥了挥手,说江小龙这个人,我嫁了,我相信自己的眼睛不会看错人的。

    接下来的六天里,江小龙和赵桂香天天重复着浪漫并且快乐的小日子。到了第七天傍晚,赵桂香开着车到公园门口来等江小龙,却发现从公园里出来的江小龙,没穿新买的名牌衣服,他身上穿的,依然是他从乡下带来的衣服,出现在城市里,显得很老土。

    “干嘛没穿新衣服?”赵桂香的心里有些不高兴了,江小龙却说你是想从孙正国那里捞工程还是让我到孙正国那里去炫耀新衣服?

    赵桂香有些弄不明白江小龙话里的意思,她不说话了。

    孙正国住的地方,是个老宅子了,他父亲亲手建造的,高五层,每一层都有不少的房间,住在里面的,大多数都是房客。

    在一间不算大的厅间里,赵桂香和江小龙同时看到了孙老爷爷,这个已经七十一岁高龄的老者,头不昏眼不花,脸上总是挂着一脸笑意。当他知道江小龙就是救过他孙子的人时,心里高兴极了,拉着江小龙坐在他的身边,不停的问这问那,还问江小龙是怎么把他的孙子拉到正途上来的。

    江小龙高高兴兴的回答着老爷子的话,说到如何让孙凯的思想转变时,只是含糊不清的一语带过,他相信孙老爷子早就知道一切了,只是故意拿来说说而已。

    江小龙看到了孙凯,这家伙,还真的像变了一个人一样,看起来话变少了很多,他的身边,站着一个年轻又漂亮的女子,身子有点矮,小巧玲珑的别有一番韵味,她受过工伤,左手上少了四根手指头。

    看到江小龙时,是孙凯主动上前来打着招呼,还把自己的新女友名字告诉了江小龙,并且和江小龙一起去参观了他自己的房间。

    那是一个很大的房间,有一定的历史了。江小龙看到自己还回来的那张钞票,那张写着不是江小龙把孙凯推落在悬崖下去的证明钞票。

    “小江,你觉得你的这个老板赵桂香人怎么样?”赵桂香和孙凯的女朋友还有一大堆人围着孙老爷子说说笑笑时,孙正国让江小龙在茶几边坐下来陪着自己喝茶,顺口问了江小龙一句。

    聪明、能干,也很肯干。江小龙用很简单的一句话来概括了赵桂香这个人,末了又说:“套用你们城里人的一句话,叫很有前途。”

    “看来小江你对自己的这个老板很欣赏啊。”孙正国抿了一口茶,对江小龙笑说。

    江小龙说:“那是当然,这些天我们天天在一起,对她我算是有些了解的。”

    孙正国看着江小龙的眼睛,点着头,也不知道他对赵桂香的为人认可了还是对江小龙的话赞同了。

    “那个青年是孙叔叔什么人?亲戚吗?”江小龙眼睛看着一边有些落寞的一个青年问孙正国。

    那是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年轻人,一米七多一点的个子,鼻梁上挂着一副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的样子。

    “对,是我家亲戚,他是我远房堂姐的小儿子,叫张宝良。在省城就我这处亲戚了,平时来往很少,这次是老爷子点名叫他来的,他是省医学院毕业的,现在在医学院附属医院里当医生。”孙正国有些意外,不知道江小龙为什么忽然问起这个人来,对于这个有些不太合群的青年,孙正国一直不看好,感觉他没有什么前途。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以前应该是医学院的高材生,对吗?”江小龙问孙正国。

    孙正国一惊,点了点头,然后问江小龙说你是不是会看相?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