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金队长请示过上级后,同意了江小龙的做法,只有马昕尧心里很不是味,他还不想放弃,他甚至想过哪怕许火英一辈子醒不过来了,他也要照顾着许火英一辈子,但现在江小龙打破了他的想法,他的心里当然不高兴,但江小龙得到了所有人的支持,金队长还对马昕尧说了四个字:“服从命令。”马昕尧就算有再多的不愿意,也只能沉默了。

    “你就先在省队里干吧,过些日子,我和东广那边的兄弟单位交接一下,让你到东广省队去,方便你以后去看许火英。我能为你做的,只有这些了。”金队长最后这样对马昕尧说。

    江小龙的车子是在大清早的时候离开医院的,来送他的人,只有金队长和马昕尧两人。

    许火英被固定在一张轮椅上抬上江小龙的车。

    车子走了近一天的时间,过了大海,第二天清早时来到了爱莲咏秋。

    此时,爱莲咏秋四个字已经没有了,替换爱莲咏秋四字的,是南风园三个金色大字。

    郑伯替江小龙把园子打理得很好,种在围墙里面的高大火龙果树,已经爬到了围墙上,去年买来的木房子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幢很精致很别致的小楼,这幢小楼是江小龙新手设计,由江小龙公司里的员工建造而成的,不但功能很完善,外还做成和围墙相同的原色,看起来古香古色的和整个园子很协调。

    把车子停在楼前,江小龙推着许火英走进小楼,进了一楼的一间大房间里。

    “火英,请你原谅我的胡来,我感觉魏冰雁说得有道理,你能不能醒来,这十天里或许就有答案了。这个南风园,是我送给你的,我希望你能醒来,快快乐乐的活着。”江小龙说:“今天是中秋节,是团圆的节日,我选择今天把你送到这里来,是希望你能有一个美好的明天。”

    江小龙一边说着,一边把许火英从轮椅上抱了下来,放到一张大床上,先是给把她身上的病号服脱下扔到拉圾桶里,然后把新买的家居衣服拿出来放到床头,然后用热毛巾把许火英的身体擦了一遍之后,便给她喂食物,然后替她运动手脚一个小时,这些事情做完下来,江小龙的肚子早已经饿得肚皮贴在脊梁上了,江小龙吃了一些东西之后,也去洗了一个热水澡,人躺到许火英的身边上时,把许火英侧抱了过来,用嘴去亲许火英的嘴,他的舌头绞着许火英的舌头时,许火英依然和半年前一样,没有半点反应。

    “许火英,你为何一点反应也没有?”傍晚时分,江小龙放开怀里的许水英,顺手拿起床头边上的一条毛巾,一边擦拭着全身的汗水一边说。

    吃过晚饭后不久,圆圆的月亮升起来了,江小龙关好园子的大门,用一条毯子把许火英的身子包住,抱到轮椅上,推到后园。

    莲花依旧在,玫瑰依旧在,只是许火英整个人无力的歪在椅子上,看不到今晚的月亮,也看不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